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策解读

《青少年法治教育大纲》解读

2020-08-20 10:53     来源:玉林市教育局
分享 微信
微博 空间 qq
【字体: 打印

依法治国,从青少年抓起,“将法治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在中小学设立法治知识课程。”今年,由教育部、司法部、全国普法办联合印发《青少年法治教育大纲》。下面一起来看青少年法治教育大纲全面解读吧。


  由教育部、司法部委托华东师范大学、华东政法大学和上海市教委联合编制的《青少年法治教育大纲》已经编撰完成并印发至全国实施。由教育部政法司、上海市教委、华东师范大学、华东政法大学联合组建的“青少年法治教育创新中心”也于昨天在华东师大揭牌成立。


  新编的《青少年法治教育大纲》规定了各学段法制教育的主要内容。


  ■义务教育阶段 使学生初步了解公民的基本权利义务、重要法治理念与原则,初步了解个人成长和参与社会生活必须的基本法律常识;初步树立法治意识,养成规则意识和尊法守法的行为习惯,初步具备依法维护自身权益、参与社会生活的意识和能力,为培育法治观念、树立法治信仰奠定基础。


  其中,小学阶段,着重普及宪法常识,养成守法意识和行为习惯,让学生感知生活中的法、身边的法,培育学生的国家观念、规则意识、诚信观念和遵纪守法的行为习惯。初中阶段,使学生初步了解个人成长和参与社会生活必备的基本法律常识,进一步强化守法意识、公民意识、权利与义务相统一观念、程序思维,初步建立宪法法律至上、民主法治等理念,初步具备运用法律知识辨别是非的能力,初步具备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参与社会生活的能力。


  ■高中教育阶段 使学生较为全面地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基本框架、基本制度以及法律常识,强化守法意识,增强法治观念,牢固树立有权利就有义务的观念,初步具备参与法治实践、正确维护自身权利的能力。


  ■高等教育阶段 进一步深化对法治理念、法治原则、重要法律概念的认识与理解,基本掌握公民常用法律知识,基本具备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维护自身权利、参与社会公共事务、化解矛盾纠纷的能力,牢固树立法治观念,认识全面依法治国的重大意义,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的理想和信念。


  《大纲》要求小学低年级要在道德与法治课中设置专门课时,安排法治教育内容;小学高年级要加大法治教育内容在道德与法治课中的比重,原则上不少于1/3;初中阶段,采取道德与法治课中设置专门教学单元或者集中在某一学期以专册方式实施教学,保证法治教育时间。高中教育阶段,思想政治课要设置专门的课程模块,可以采取分册方式,将法治教育作为思想政治课的独立组成部分,或者加大法治教育选修课的课时。高等教育阶段要把法治教育纳入通识教育范畴,开设法治基础课或者其他相关课程作为公共必修课。鼓励具备条件的地方、学校根据本大纲要求编写法治教育教材,在地方课程或者校本课程中设置法治知识课(必修或选修),完成《大纲》要求的教育内容。


  法治教育并不等于法制教育


  法治是一个古老而又新颖的话题。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当前,中国学校教育存在一种认识上偏差或者误区:将青少年法治教育等同于法制教育,简单理解为普及法律常识和规范行为习惯;同时,片面强调预防违法犯罪教育,而忽视培养青少年依法维护权益、依法化解纠纷、依法理性表达诉求的观念和能力。


  教育部政法司司长孙霄兵提出,让“法育”成为教育教学重要的维度。今后,青少年法治教育将实现“三个转变”:从外围到教育教学内部甚至中心的转变;从零散的法律知识点传授到讲授系统的知识体系,融入育人的全员、全景、全程。


  举例说来,美国中小学法治教育的历程起源很长,但真正意义上的法治教育出现于20世纪60年代的“法律学习运动”。美国学校法治教育注重对学生进行权利义务观的教育,旨在培养合格的美国公民。不仅有明确的目标和课程体系,而且教育部门注重通过联合法院、律师事务所等机构,开展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活动,为学生提供参与法治实践的机会。为保证法治教育的有效实施,全美各州都有一个州立法治教育网站和各种由国家机构支持的法治教育计划,如课时计划、课程指南、评估研究和研究性学习法。


  从小学起,三到六年级学会应对欺凌


  我国的《青少年法治教育大纲》明确,小学低年级要在道德与法治课中设置专门课时,安排法治教育内容;小学高年级要加大法治教育内容在道德与法治课中的比重,原则上不少于1/3;初中阶段,采取道德与法治课中设置专门教学单元,或者集中在某一学期以专册方式实施教学,保证法治教育时间。高中教育阶段,思想政治课要设置专门的课程模块,可以采取分册方式,将法治教育作为思想政治课的独立组成部分,或者加大法治教育选修课的课时。


  具体而言,专家以小学为例,比如小学高年级(3-6年级),就应当“了解法律对未成年人的特定保护”。比如父母有监护和抚养未成年人的义务,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虐待、遗弃未成年人;同样,教职员工应当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不得对未成年人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同样,这一学段也应“建立对校园欺凌行为的认知和防范意识。”比如,应当着重说明威胁、辱骂、殴打等校园欺凌行为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教育学生学会防范和沉着冷静地应对校园欺凌,在遭遇校园欺凌后主动及时告知学校和家长。


  法治教育不止于一个科目


  其实,在各学科课程中都有法治教育因素,比如语文学科教学中充满大量的法治教育契机。例如,在教授《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一文中,教师可引导学生讨论,鲁提辖尽管嫉恶如仇、仗义相助,拳打镇关西,惩恶扬善,值得赞颂,但这种行为是发生在宋朝;在今天,这种快意恩仇、打人致死的行为就是犯罪,是否还值得提倡。


  同样,法治发展史本身就是历史学的一个分支。例如,讲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发展史,可以通过让学生对比1954、1975、1978、1982年四个版本的宪法差异,体会宪法作为国家根本大法的地位,领略法治精神与时俱进的特点。再如,讲授“贞观之治”时,重点阐述《贞观律》的地位,让学生明白“贞观之治”繁荣局面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依法治国、简法轻刑。


  甚至在生物学课程中,有很多与环境保护、动物保护、食品安全、计划生育等相关的内容。例如,讲授“身边的生物科学”时,可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阐述非法捕杀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罪责;讲授“人类遗传病”时,也可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相关条款。


  据了解,美国大部分学校除了开设专门的法治类课程,其法治教育的内容也散布在历史课、职业道德课、社会研究课、政治课、人文课等。上海市长宁区教育党工委书记陈设立介绍,目前,华政附中与高校专家等合作,开发法治教育课程已有30门左右,涉及约9本相关教材。

文件下载:

关联文件: